轉移還是轉型?


因人口紅利消失、環保及經營成本上升,早在2012年塑膠、紡織及製鞋等產業,台商就已陸續將生產基地從大陸轉移至東南亞等地;而今,貿易戰及疫情衝擊已成壓垮電子業,台商不得不準備將生產基地轉移的最後一根稻草。

台商面臨轉移與轉型的十字路口決策
分散生產基地、降低對單一國家生產依賴已成後疫情時代全球供應鏈重組的最優先選擇策略,但羅馬並非一天造成,轉移生產基地除人口紅利考量外,還必須有政府政策及基礎設施等配套;大陸之所以成為今天的世界工廠是數十年有機成長(organic growth)的結果,放眼全球很難有任何國家或地區可馬上完全取代。


大陸成為世界工廠是數十年有機成長的結果。

台商要在短時間內將生產基地全數轉移談何容易,不免得輕嘆不如歸去、何處是兒家?大陸已從資源的被全球使用華麗轉身成為全球資源的使用者,人口紅利的時代已然結束、台商正面臨轉移或轉型的十字路口決策。

從資源的被全球使用到全球資源的使用者
2012年大陸一躍而為全球最大出口國,2011年3月通過的十二五規劃,開始放棄盲目的宏觀GDP增長,轉向微觀的人均財富增長,從世界工廠朝世界市場轉型。2008金融危機大陸出台一系列財政及貨幣政策、總規模人民幣4萬億元,不僅加快了鐵公路等基礎建設,更且擴大信貸規模、提振不少投資意願;但也同時留下產能過剩、影子銀行、槓桿及債務過高與房地產泡沫等後遺症。

2016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五次提到供給側結構性改革,2017年出現內需觀點論,凸顯城鎮化、綠色發展與民生發展之重要性,2018提出防範金融風險、精準脫貧與污染防治三大攻堅戰;高質量製造與壯大數字經濟成為2019政府工作報告的新亮點,更且通過外商投資法、強大國內市場、推進高水平對外全方位開放。

因疫情關係,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就業一詞出現了39次、遠超過經濟一詞的26次,穩企業和穩就業躍居六大任務之首;但即便如此,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依然堅持疫情防控與擴大開放並重,繼續推進更高水平的對外開放、穩住外貿與外資基本盤。值得注意的是,新基建首次被寫入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工業互聯網則是第二次被寫入;日本富士通綜合研究所首席研究員曾以《中國由世界工廠變為世界市場》為題撰文,認為中國經濟正處深化改革轉捩點,從製造大國變為服務大國。如下表所示,近五年的政府工作報告重點已從較早之前的整頓、防風險與嚴環保轉向近兩年的全方位開放與產業升級;確切地說,大陸已從資源的被全球使用華麗轉身成為全球資源的使用者。

兵強無用武之地?
受新興市場勞工與土地成本飛躍式增長,以及技術破壞性創新時代來臨的影響,台灣可代工品項及品牌明顯變少;近幾年紅色供應鏈不斷崛起,除大陸家電及手機品牌已早先一步積極圈地布建供應鏈、搶占印度市場外,Apple及華為近兩年的供應商家數更是彼長我消。

Apple去年公布200家供應商名單,大陸增加五家來到41家、首度超越美日直逼台灣,台灣雖持續居首,但減少五家成為46家;華為今年4月公布92家核心供應商名單,大陸25家、排名第二,台灣只有十家、排名第四。這給了我們一個警訊,台灣靠低成本競爭優勢、分享大陸人口紅利的時代即將成為歷史,唯代工商業模式是賴恐已兵強無用武之地。


Apple的大陸供應商名單,首度超越美日直逼台灣。

面對全球供應鏈的解構與重組,面對紅色供應鏈在面板、手機及半導體等既有存量市場上的步步進逼與大陸已然朝世界市場轉型,在5G、AI、互聯網、新能源車及物聯網等增量市場上的換道超車;台灣企業似應靜心思量,是否還要唯代工優勢是賴、只選擇生產基地「轉移」堅守低成本競爭優勢?亦或也應同時加大加快產業「轉型」腳步、分享即將崛起的世界市場紅利。

上一篇典範轉移
下一篇從BCG矩陣談台灣面板產業新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