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積電赴美設廠談全球供應鏈重組


台積電上星期五宣布投資120億美元,在美設立月產2萬片12吋晶圓的5奈米製程新廠,2021年起動工、2024年開始量產,讓之前市場一度熱議的後疫情時代全球供應鏈解構話題再度浮上檯面。

一、供應鏈移出話題不斷
疫情擴散讓不少企業面臨供應鏈斷鏈危機,分散生產基地、鼓勵企業移回母國生產成為各國企業或政府降低對單一國家生產依賴的最優先選擇。彭博社報導,日本將撥款22億美元助企業撤出大陸或轉移至其它國家,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表示,將補貼100%撤離費用吸引美企回流,川普放話美企若不從境外撤回,就要對其境外生產商品課徵新關稅。


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

印度媒體報導,Apple根據8月1日即將開始實施的印度生產獎勵計畫指南(奬勵大型電子製造在印生產、吸引手機和特定電子零組件大量投資印度),計劃把20%產能從大陸移往印度。羅馬並不是一天造成的、生產基地外移更非一蹴可幾,除人口紅利外,還必須通盤考量政府政策、交通運輸及基礎設施配套等綜合成本;大陸之所以成為今日的世界工廠是累積數十年有機成長的結果,放眼全球仍然無可替代,全面撤離談何容易。

二、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越南被公認是貿易戰最直接受益者、台商回台投資金額即將突破萬億台幣大關、美國揮舞關稅大旗威脅美企回美投資,印度企圖接捧大陸成為下一個世界工廠。但就綜合成本分析,將生產基地全面移出大陸既痛苦又費時,也會留下不少後遺症;台灣及越南喜迎台商回流及外商投資增加,但卻得因此面臨對美貿易順差大幅成長壓力。

如下表所示,2018年越南對美商品貿易順差394.9億美元(以下同),2019年大幅成長41.3%來到557.9億;台灣增長幅度更高達51.7%、從前年的151.9億成長到去年的230.4億,雙雙觸及美國商務部的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紅線。川普早在去年的G20 峰會前夕上即已點名,直指越南占美國便宜比大陸還凶、暗示可能對越南加課關稅;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在經濟全球化即將劃下句點壓力下,委實很難有完美無缺的生產基地分散策略。

三、復產復工速度成為新考量
疫情的無差別衝擊,很少有國家或地區不受影響,能否快速恢復正常運作成為選擇理想生產基地的新考量,大陸因疫情控制得當率先走出停產停工陰霾;2月出台20條措施幫助中小企業實現有序復工復產,4月14日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平均開工率99%、人員復崗率94%。


大陸4月14日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平均開工率99%。

台灣及越南疫情防控表現有目共睹,台灣幾乎不受停產停工影響,越南則於4月23日終止了大多數地區的社交距離限制,但惜均因量體太少,並無法胃納大量電子產業從境外移入。

印度極力想轉型成為下一個世界工廠,年輕人口多是其優勢,但基礎配套設施普遍不足、供應鏈的復原能力亦不理想;印度政府17日下午宣布將繼續實施第四輪、為期兩周的全國封鎖,即便日前批准了部分智慧手機企業可恢復生產,但工人數量仍被限定為原來正常工人數的15%至30%。川普棍子蘿葡並進、威脅利誘美企及鴻海與台積電等知名國際大廠赴美投資設廠,但撇開綜合成本太高不談,美國不僅是此次疫情重災區,對復產復工議題迄今亦無法達成共識;因此,純就供應鏈復原能力考量,美國絕非理想生產基地。

四、除供應鏈重組議題外
美中兩大經濟體博奕讓全球開始朝二元化方向發展,5G、AI及無接觸經濟等新技術與新商業模式崛起,讓大家開始思考誰將接捧ICT成為下一個經濟支柱產業;面對經營環境的巨變與多變,企業也應跳脫供應鏈移出大陸思維,重新思考在全球二元化發展趨勢下,如何做才能魚與熊掌兼得,同時成為中美兩大品牌企業的長期合作夥伴。

就如同當年製鞋及紡織移出大陸一樣,電子業的生產基地外移已是客觀上的必然,貿易戰及疫情只是讓決策時間點提前;大陸已然朝世界市場轉型,企業也要思考要如何發揮既有生產優勢與國際品牌大廠合作、站在巨人肩膀上進軍這個即將崛起的全球第一大消費市場;最後也是最重要的,面對即將迎來的技術破壞性創新浪潮,台灣也應思考是否還要只執著於代工一項競爭優勢?

上一篇為所應為 GDP增速可期
下一篇主角換人做做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