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沙發上游泳?


上海同事晚交了份報告給我,我狂call他並限期把報告交上來,但這位同事拜託我多寬限點時間,我說「疫情當前,不好好在家工作還在鬼混?」同事委屈的回答我,他……

在游泳。

游泳?這也太扯了吧,都什麼時候了,難不成游泳池還有開?同事聽完我的質疑,更委屈的說,他是在沙發上游泳……。

原來同事的兒子今年國三,我雖然知道學校都改上網課了,但連游泳課也能上網課……,這就真的很厲害,據說是體育老師先把標準的游泳姿勢上傳後,再要求學生依樣畫葫蘆的在家裡練習,最後由家長把游泳姿勢拍照或錄影回傳給老師,老師除了在網上評點哪裡姿勢不對外,還會要求家長一起上課,我的同事不正是最好的例子,為了兒子不也乖乖的趴在沙發上,示範老師影片裡的正確游泳姿勢,指導兒子擺出老師要的標準pose。

聽說不只游泳課,很多老師都會要求父母一起上網課,同樣的課程在上海還得上兩次,一次是全市統一的網課,另一次則是學校自己錄製的網課。我終於懂了,為什麼我的上海同事現在都很懷念在辦公室被我罵的日子,因為他們正被看不到盡頭的網課折磨得死去活來,也被邊上網課邊摸魚的小孩逼到快抓狂……。

疫情逼出人人都要上的網課,再加上去年起官方力推的5G,兩者碰撞後,無疑將大幅提升大陸社會使用網路的深度和廣度。雖然大陸的電商或其他網路科技早已領先世界,但再經過這次疫情的刺激與催化後,網路要不就成為大陸「出口、投資、消費」三架經濟馬車外的第四架馬車,要不就成為養老、醫療、教育等可以導入網路應用的行業進入大陸GDP基因的推手。

Google前執行長施密特最近在《紐約時報》上撰文,用兩個數字表示他對美國在網路領域落後大陸的憂心,一是大陸超級電腦的數量是美國的兩倍左右;其次是已部署的5G基站數量,大陸大概是美國的15倍。施密特認為,如果這種趨勢沒變,到了2030年,大陸會因強大的網路能力,擁有更大的經濟規模和更廣泛的新技術運用,如果再加上由於網路所衍生出更強大的計算基礎架構,將使大陸有能力在各方面和美國競爭。

從人人都在家上網課,導致現在上海的Pad和印表機大缺貨,再看看我的上海同事忙著在沙發上游泳,不管你信不信施密特的話……

反正我是信了。

上一篇Plan B?
下一篇我想吃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