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後的貪婪


朋友問我對這次疫情的看法?我搬出巴菲特名言「別人恐懼時你要貪婪,別人貪婪時你要恐懼」來回答。

和一位沒有在大陸經歷過SARS的菜鳥聊天,我刻意倚老賣老的分享17年前如何在上海熬過SARS的歲月,想降低他對目前疫情的恐懼和擔心。其實不只SARS,無論是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還是2008年的金融海嘯,只要回顧一下大陸官方處理經濟危機的SOP,不難發現,不管誰當領導人,都會在短時間內就採取積極的貨幣政策或財政政策,現在看來,這些積極作為的背後,正是被我們忽視的機會。

以世界金融海嘯為例,2008年9月雷曼倒閉,引發世界金融海嘯後不到兩個月,大陸官方就宣布採取擴張性財政手段,針對「鐵公基」(鐵路、公路、基礎建設)和刺激內需市場,啟動總額高達人民幣4兆元的投資。

之所以印象如此深刻,是因為隔年有家台商客戶,居然以超過50倍本益比的天價在深圳交易所掛牌,不用說也知道,不是這家台商有多性感,而是受到人民幣4兆元的刺激,讓當時A股資金多到錢淹腳目的地步,這才誕生出50倍本益比掛牌的不可思議案例。對很多人來說,金融海嘯是痛苦的回憶,但緊抓政策環境,恐懼後沒忘記要貪婪的這家台商,金融海嘯反而成為這輩子最美好的回憶。

但由於這些年實在印了太多鈔票,加上投資在鐵公基也有不少錢,大陸領導人面對這次疫情,不太可能再走過去撒錢的老路,最有可能的手段就是降息,因為大陸不像日本的零利率或歐洲的負利率那樣,早沒有降息的空間,反觀大陸利率水準一直維持在4%到5%上下,給了人民銀行充足的空間,透過降息刺激經濟成長。

我不敢說降息就能讓困難的中小企業獲得活水,但部分寬鬆的資金會流向股市卻是無庸置疑的事。大陸股市的漲跌常和上市公司獲利能力,或經濟大環境表現脫鉤,反而是和資金環境的鬆緊程度,和股價緊緊綁在一起;其次,在經濟信心受疫情嚴重打擊後,大陸官方必須在短時間內重新燃起大眾對經濟的希望,因為失去希望的經濟遠比疫情更可怕,此時股市絕對是最快、也是政策成本最低的選項。

眼前是危險?還是機會?每個人看法都不一樣,但富貴險中求,危機入市是商場永遠不變的真理。恐懼很正常,但別忘了巴菲特的話,恐懼後要記得貪婪。

上一篇生意囝歹生?
下一篇賺錢賺到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