賺錢賺到不好意思?


銀行一直在大陸經濟扮演超尷尬的兩面角色,一面是利潤要上繳國庫的壓力,逼得銀行不得不拚命賺錢好完成目標,但就像蹺蹺板,銀行多賺錢,企業那邊就得少賺錢,於是產生了尷尬的另一面,上自國務院總理下到社會輿論,無不批評大陸銀行:

賺太多……。

大陸的銀行究竟有多賺錢?有家民營銀行董事長曾在論壇上公開說,他們銀行「賺錢賺到不好意思」。這位有良心的銀行董事長看到企業利潤這麼低,銀行利潤卻這麼高,感到自己有點為富不仁……。

大陸A股有36家股票上市的銀行,這些銀行2018年的獲利總額,居然占全大陸近四千家上市公司總獲利的四成以上,這到底該解讀為大陸的銀行經營績效太好?還是真如外界批評賺太多了?

從企業角度看,高融資成本不但增加企業負擔,使企業喪失競爭力,也連帶扼殺新創企業生存空間,問題是,短期內這種高成本的資金環境,和銀行無人能挑戰的強勢地位,是包含台商、外商,就是民企也一樣,在大陸不得不面對的事實。

面對今年不確定的經濟變數,和向大陸銀行融資高成本的現狀,台商必須回頭把台資銀行視為與民企競爭時的另一項優勢,如何強化在大陸的資金管理?如何取得最具競爭力的資金成本?如何在大陸外匯管制下維持資金最佳的流通性?不確定的年代裡,這些問題的重要性不亞於以生產和業務為主的傳統思維。

前陣子看到一家蘇州台商的財報,發現這公司光是貸款利息就吃掉每年一半利潤,等於全公司上上下下都在為銀行打工,原因很簡單,沒人懂跨境資金調度,沒專人向境外銀行爭取融資,長期只和大陸當地銀行往來,忘了自己是台資企業,比較容易向台資銀行融資的優勢,特別是當外債額度(大陸境內企業可向境外銀行直接貸款匯入大陸的金額)放寬為淨資產的兩倍後,增加了很多可以從境外借錢進到大陸的空間,不管是透過香港,還是直接與台灣OBU往來,台商必須充分利用境外資金較便宜的特點,想辦法利用境外資金置換掉部分大陸境內銀行的貸款,攤平總體資金成本。其他事我不敢說,但努力降低資金成本,努力打通更多融資管道,肯定是不確定的2020年中,少數可以百分之百確定的事。

大陸的銀行是不是真的「賺錢賺到不好意思?」我並不關心,我關心的是…..你賺得多不多……?

上一篇恐懼後的貪婪
下一篇阿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