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動產和動產不辦理抵押登記對銀行債權不利影響


台灣的銀行參與大陸企業聯貸案,就大陸抵押物簽署債權人協定(ICA)的主要風險是境外銀行未登記為抵押權人,其所享有的合同上的優先受償權不能對抗第三人。

在台灣的銀行參與大陸境內企業聯貸案中,取得大陸境內企業提供不動產或動產擔保,但由於種種原因,僅將大陸境內「擔保品管理行」登記為「抵押權人」,境內外銀行又以協定方式約定,未登記的境外銀行仍為抵押權人,按各自債權比例享有抵押權。對此,境外銀行需要注意不辦理抵押登記可能引發的法律風險。

一、不動產未辦理抵押登記情形
根據大陸物權法第187條的規定,以「建築物和其他土地附著物抵押的,應當辦理抵押登記。抵押權自登記時設立。」這說明,對於擔保品為不動產的,如果債權人未登記為抵押權人,則債權人的抵押權尚未設立。

境外銀行若僅以協定的方式聯結債權,而未取得載明抵押權人為境外銀行的他項權證,對於境外銀行而言,主要風險在於:

1、哪怕已經抵押登記的抵押權人(比如大陸境內銀行)以聯貸案全案債權金額作為登記金額,即登記擔保金額包含境內外全部債權金額,但處置中抵押物處分款項,境內分行優先受償的金額以仍其債權本息、費用、違約金為限。境外聯行並不能就抵押物要求優先受償,僅為普通債權人,而只能依據《抵押合同》主張抵押權人在抵押物價值範圍內對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2、若抵押人的財產不能清償所有債權時,境外銀行只能按普通債權比例受償,此時境外銀行債權風險較大。

實務中,確實存在不動產登記部門以境外銀行欠缺金融許可證為由,不能接受抵押權人登記為境外銀行的情形,對此,如果發生實現抵押權情形,銀行應善用大陸《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59條規定,「當事人辦理抵押物登記手續時,因登記部門的原因致使其無法辦理抵押物登記,抵押人向債權人交付權利憑證的,可以認定債權人對該財產有優先受償權。但是,未辦理抵押物登記的,不得對抗第三人。」即,通過證明「因登記部門的原因致使境外銀行無法辦理抵押物登記」,說明境外銀行對擔保不動產依據抵押合同的約定具有優先受償權。

但銀行的風險在於,若抵押物因未辦理抵押登記導致受讓方作為第三人並不清楚抵押狀況,善意取得了不動產,此時,銀行不能以抵押合同約定具有抵押權而抗辯善意受讓行為。而且,根據大陸物權法第199條的規定,同一財產向兩個以上債權人抵押的,拍賣、變賣抵押財產所得的價款依照下列規定清償:(一)抵押權已登記的,按照登記的先後順序清償;順序相同的,按照債權比例清償;(二)抵押權已登記的先於未登記的受償;(三)抵押權未登記的,按照債權比例清償。由此說明,未登記的抵押權人,其受償順位排位在已登記的抵押權人之後。

二、企業動產未辦理抵押登記情形
根據大陸物權法第189條規定,「企業、個體工商戶、農業生產經營者以本法第181條規定的動產抵押的,應當向抵押人住所地的工商行政管理部門辦理登記。抵押權自抵押合同生效時設立;未經登記,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說明,動產抵押權自抵押合同生效時成立,但因未辦理抵押登記,債權銀行通過合同約定的抵押權不能對抗善意第三人。由此可見,不動產和動產的抵押登記,在抵押權成立的時間節點上有較大的區別。

境外銀行未辦理動產抵押登記主要風險在於:後續如存在不知道境外銀行抵押權存在的動產受讓人、承租人、抵押權人或質權人,則境外銀行的抵押權不能對抗這些主體。

舉個例子,假設聯貸案中有不動產和動產兩個擔保品,僅辦理了以境內銀行為權利人的登記,後續如果境內分行的債權因為處分不動產已優先全部受償,此時動產的抵押登記,也因為符合《擔保法》第52條情形(「抵押權與其擔保的債權同時存在,債權消滅的,抵押權也消滅」)而消滅。而境外銀行的對不動產和動產的抵押權並不能對抗前述善意第三人。

此外,學術觀點認為沒有登記的動產抵押權是不完全的物權,不能對抗勝訴裁判的一般債權人。比如,當一般債權人對抵押物進行強制執行時,未登記的動產抵押人不得主張優先受償。

上一篇台籍人員的個人所得稅年度匯算清繳
下一篇新冠肺炎疫情下 新基建投資所帶來的商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