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如何提高可疑交易報告有效性


針對可疑交易進行監測,是銀行反洗錢工作主要任務之一,當發現交易有可疑情形時,須及時向人民銀行反洗錢監測分析中心提交可疑交易報告,問題是,如果防禦性報告過多,有效報告卻不足,反而會浪費銀行本身及人民銀行的反洗錢資源,從而影響整體反洗錢工作的有效性,所以如何提高可疑交易報告的有效性,想辦法提升可疑交易報告的價值,才是銀行面對提交可疑交易報告義務的重點。

在2016年中國人民銀行第3號令《金融機構大額交易和可疑交易報告管理辦法》中,要求銀行重視提交可疑交易報告的有效性,體現在兩方面:一是從交易監測標準的角度定期評估,同時根據評估結果完善銀行本身的交易監測標準。

二是對通過交易監測標準篩選出的交易,要進行人工分析與識別作業,並記錄完整的分析過程。如果最終決定不作為可疑交易上報人民銀行,也要完整地記錄排除的理由;如果最後被確認為可疑交易,則要在可疑交易報告理由中記錄該客戶的身份特徵、交易特徵或行為特徵等分析過程。

銀行要提高可疑交易報告的有效性,可參考以下重點:

1、建立以客戶為監測單位的可疑交易報告工作流程
當客戶開立多個帳戶時,銀行應整合這些帳戶並進行聯動分析,因為通過詳細的客戶身份識別,就可以提高可疑交易報告的實際效果。必要時還可對可疑交易報告進行回溯性調查,會有助於更完整地瞭解客戶風險全貌。

2、將可疑交易監測工作覆蓋並貫穿銀行業務各個環節
銀行要建立起全體行員以風險為本的文化,培養每一位元行員隨時注意客戶的資金和交易是否涉及洗錢、恐怖融資等違法行為,掌握各類線索並隨時準備提交可疑交易報告。

3、關注客戶的資金或資產是否與洗錢等犯罪活動有關
可疑交易報告本身對資金或資產的價值並無金額起點要求,只要具備充分的合理懷疑就可提報。

4、高風險業務的監測分析
如非面對面金融業務等的高風險業務,須確保銀行系統能完整記錄交易對手的資訊,和網上交易IP位址等資訊,才能保障可疑交易監測分析資訊和可疑交易報告資訊的完整準確。

5、新產品或新業務的監測分析
銀行在推出新產品或新業務之前,應當完成交易監測標準的評估、完善和上線運行工作。

充分盡職調查和合理謹慎的人工分析,是確保可疑交易報告有效性最重要的基礎。

銀行要注意的是,充分盡職調查和合理謹慎的人工分析,是確保可疑交易報告有效性最重要的基礎;另一方面,也不是銀行提交可疑交易報告給人民銀行就沒事了,必須準備好提交該交易報告的合理理由。反之,如果有證據證明,銀行已經做過縝密分析和充分的盡職調查,即使沒有將具有疑點的交易列入可疑交易報告,銀行也不會被認為違規。

可疑交易報告一直都在「有效」和「效率」兩者間取得平衡,對於高風險客戶和中低風險客戶來說,一旦遭遇可疑警示後,就該有不同層級的銀行人員對交易進行排查覆核,根據2017年銀發108號文《義務機構反洗錢交易監測標準建設工作指引》,銀行須通過對預警率、報告率、成案率的排查動作,最終才能評估出銀行本身的交易監測標準。

銀行可以根據「事前、事中、事後」三項時間原則,全流程管控銀行的風險。「事前」是指銀行可對客戶採取延長開戶審查期限、加大客戶盡職調查力度等措施,甚至必要時直接拒絕為客戶開戶來降低風險;「事中」是指銀行的分析人員通過客戶特徵、歷史交易等背景資訊,對異常交易做出有效分析判斷,並結合業務條線人員實地瞭解客戶及客戶業務現況;「事後」是指銀行對可疑交易報告所涉及的客戶帳戶、業務適時採取後續控制措施。不可只選擇性地針對重點可疑交易涉及的主體,採取後續風險控制措施,最終導致風險控制不能全覆蓋,造成銀行反洗錢工作的破口。

人民銀行2016年3號令,對銀行提交可疑交易報告的人員專業和數量,都提出了較高要求,除了要有專職人員負責可疑交易報告工作外,對系統預警的異常交易,還要求開展及時、有效的分析處理,並須隨時關注國內外涉恐名單同時進行調整;銀行還須針對特定可疑交易開展回溯性調查,配合銀行內部問責機制,強化銀行人員面對可疑交易的分析能力,這些都是銀行要達到提升可疑交易報告有效性的重點工作。

上一篇跨境人民幣雙向資金池洗錢風險防範
下一篇銀行面對聯名帳戶的洗錢風險防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