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洗錢檢查結果對銀行的啟發


2019年全年反洗錢行政處罰共468筆,有319家機構受到處罰,其中包含了銀行203家,保險公司46家、證券公司15家,從銀行占比超過60%來看,銀行仍是反洗錢監管的重中之重。

根據2014年銀發344號文《金融機構反洗錢監督管理辦法(試行)》,反洗錢監管分為非現場監管、現場監管和約見談話、質詢、監管走訪等多種監管形式,特別是涉及洗錢案件、洗錢風險較高的機構往往都是現場檢查的重點監管對象。

從統計資料可看出,人民銀行領導下的反洗錢監管工作,仍聚焦在反洗錢內控制度是否完整有效;反洗錢內控制度是否有轉化為各業務環節的操作規程並有效執行;反洗錢組織架構與崗位設置和人員配備,是否滿足反洗錢工作要求;除此之外,還包含銀行履行客戶身份識別、客戶身份資料和交易記錄保存、大額交易和可疑交易報告、反洗錢宣傳培訓、審計等反洗錢機制的有效性,和相關格式文本是否符合反洗錢監管要求等。

從監管機構的現場檢查結果來分析,銀行在反洗錢工作上常存在兩大主要問題,分別是內控體系不健全和反洗錢規章制度執行不嚴格。

1、反洗錢內控體系
銀行的反洗錢內控體系至少要包括組織體系、制度體系、操作規程、績效考核和違規問責體系五大部分。

監管機構在現場對銀行的反洗錢組織體系檢查重點,主要是查看反洗錢部門和反洗錢崗位人員的組織協調與資源配置,以及監督、評價其他部門反洗錢管理的有效性、資訊報告和考核評價等,其他還包含反洗錢工作在銀行內部業務條線的參與權、資訊使用權、建議權等有關權利是否明確。

在制度體系的現場檢查重點上,包含客戶身份識別制度、客戶身份資料和交易記錄保存制度、宣傳培訓制度、保密制度和監督檢查制度等,監管機構著重於檢查制度內容的完整程度、反洗錢工作的要求與業務的融合性,以及反洗錢制度是否及時更新等。

在操作規程方面,和制度體系類似,監管機構也重視客戶身份識別;客戶身份資料和交易記錄保存;大額交易和可疑交易報告;配合內外部反洗錢監督檢查和反洗錢行政調查等。至於檢查要點,則在於有無按規定建立上述操作規程,是否具有可操作性。

績效考核和違規問責體系的檢查要點,是看重考核銀行對反洗錢工作的評價標準和處罰、激勵機制等。

2、反洗錢規章制度執行
監管機構在檢查銀行反洗錢規章制度執行上常發現四項缺陷。第一是在銀行進行客戶身份識別盡職調查時,手段過於單一,了解資訊過於淺薄,特別是對個人客戶的職業調查流於形式;遇到風險事件未開展有效的重新識別工作;銀行也沒有對洗錢高風險客戶、非面對面客戶採取更嚴格的盡職調查措施;同時對客戶風險的分類不夠準確、科學,甚至出現滯後情形;也沒有採取持續的客戶身份識別及盡職調查措施。

第二是銀行對可疑交易缺乏有效的人工篩選、分析機制,在疑點排除上耗費大量人工但準確性卻不高,且存在普遍的漏報風險;銀行應對可疑交易報告執行情況進行進一步檢查,確認可疑交易報告是否完整、是否已做到應報盡報的努力,同時在實務中,銀行應通過對電子資料的篩查和以案倒查方法,進一步分析有無漏報情形,關注可疑交易報告後續控制措施的有效性成果。

第三是檢查反洗錢宣傳培訓執行情況,監管機構會通過查看銀行反洗錢培訓記錄和詢問相關人員方式,了解行員對反洗錢法律法規的掌握情況。

同時會查看反洗錢相關審計計畫、審計報告和檢驗整改情況,進一步檢查審計監督在銀行反洗錢工作中發揮的作用。

從2019年銀行因反洗錢遭行政處罰案例中,還可發現銀行的存量對公客戶中,常出現該公司已在工商檔案中登出,帳戶卻仍有資金交易,或是對客戶的身份識別(KYC)不到位等。這些看起來很普通的問題,卻都是監管機關非常重視的反洗錢工作重點,類似的疏忽已明顯影響銀行在洗錢風險識別和管控上的有效性,在2019年反洗錢行政處罰中可以發現,銀行應圍繞高風險客戶、高風險產品、高風險部門三個重點,回頭重新審視自身反洗錢防控措施的設計和執行情況。

上一篇銀行面對聯名帳戶的洗錢風險防範
下一篇銀行管理個人Ⅱ、Ⅲ類帳戶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