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對地下錢莊識別要點


地下錢莊是典型的洗錢上游犯罪溫床,也是銀行須嚴加把關辨識的犯罪行為;地下錢莊常違法從事跨境匯款、外匯買賣、資金支付結算等行為,除了擾亂國家金融秩序外,還助長貪腐、電信詐騙、毒品犯罪等上游犯罪。

2015年甘肅蘭州某商業銀行發現客戶每天通過網銀轉帳接收來自廣東、上海等地大筆資金,在短時間內迅速轉匯分散至不同的個人帳戶,加上該公司每天上千萬資金的往來,與區區100萬元註冊資本及日用百貨品的批發零售經營範圍明顯不符,在銀行起疑並主動上報可疑交易報告後,最後證明該公司屬於支付結算型的地下錢莊。

此外,2019年浙江金華警方與國家外匯管理局也聯手破獲了金額高達220億元的特大地下錢莊案,和上一種地下錢莊不同,這屬於非法買賣外匯型的地下錢莊。警方先是發現廣東潮汕地區有許多根本沒有廠房,或面積就只有20多平米的小作坊,卻能在一個月內申報上千萬元的出口金額,這種空殼公司的特徵加上浙江義烏的非法購匯資金痕跡,明顯就是借助地下錢莊非法換匯以協助騙取出口退稅的行為。

空殼公司一直是判斷地下錢莊的重要元素。

其實銀行歸結經驗後,可得知地下錢莊的辨識無外乎幾個關鍵點,首先是找出空殼公司,因為空殼公司一直是判斷地下錢莊的重要元素,之前本專欄曾分析過銀行應如何降低空殼公司引發的洗錢風險,銀行在面對被用來從事地下錢莊的空殼公司,在開立對公帳戶環節時,應關注開戶人員往往有團夥或互為代辦人員的關係,甚至這些人彼此間的個人帳戶還有資金密切往來情況。

另外地下錢莊的往來資金往往異常龐大,明顯與公司經營規模不符,如上述潮汕案例便是最好的證明,再加上地下錢莊的資金來源分散,公轉私頻繁,交易對手又不固定,資金來源和去向常是同一地區,或是24小時不間斷地轉帳,這都有違一般企業正常經營邏輯。

目前不法分子從事地下錢莊常被定罪為「非法經營罪」,因為在法釋〔2019〕1號《關於辦理非法從事資金支付結算業務、非法買賣外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已規定非法從事資金支付結算業務或非法買賣外匯,數額在五百萬元以上,或違法所得數額在十萬元以上,即構成非法經營罪。

除了上述兩種常見的地下錢莊模式外,還有一種以外匯兌換為客戶跨境轉移資金為主業,屬於非法金融組織型態的地下錢莊,其中以代號「9․16」的2016年全國最大地下錢莊案件為例,犯罪團夥採取境內境外「對敲」平帳交易方式,為委託人達到跨境轉移資金的目的。如果委託人是為了逃避外匯監管,違法把資金匯出境外,那操作模式是地下錢莊將準備換匯匯出的資金匯入境外委託人指定帳戶,同時境內委託人也將等額人民幣資金匯入地下錢莊指定的境內帳戶,反之亦然。

地下錢莊除了一定會有設立空殼公司等違法事實外,往往也還需要偽造虛假進出口貿易合同,利用銀行審核不嚴等管理漏洞跨境轉移資金,所以銀行應按照「展業三原則」,切實履行審核義務,甄別業務真實性、合理性、合規性,對企業提交的貿易進出口交易單證,比如合同、發票、提單、報關單等單據進行審查,這類工作的落實與否,將大大影響銀行最終風險防控的能力。

銀行應加強員工對地下錢莊運作模式的了解,提防相關洗錢手段並注意背後可能引發的金融風險,通過培訓提升工作人員對地下錢莊的判斷能力,做好大額和可疑交易的識別和上報,嚴密注意以下三大重點:

1、是否有結伴上門辦理業務的情況?是否存在為躲避銀行關注而分散不同網點和櫃檯間的交易行為?留意現場辦理業務過程中,負責前來辦理的人員對開戶是否為本人意志?是否存在按照他人指示回答銀行櫃面人員的事實,對在開戶環節就存在異常的客戶,應要求開展用卡安全提示程式,必要時甚至拒絕開戶。

2、地下錢莊一般都是通過網上銀行交易,因此在開戶過程中必會要求開通網銀大額轉帳功能,日後才方便資金進出,所以對無合理理由,卻要求開通網銀大額轉帳的客戶,銀行應提高警覺,除了提示客戶要保障本身資金安全外,必要時銀行可以要求客戶依個別前置條件才允許開通大額轉帳功能,或是直接限縮該客戶的網銀轉帳額度。

3、對於交易存疑客戶,銀行應在後續日常工作中強化追蹤,持續了解該客戶資金進出有無快進快出、未留存或留存少量餘額等狀態,必要時及時向人民銀行提交可疑交易報告。

上一篇管控非法買賣銀行卡的洗錢風險
下一篇銀行業務直接面對的洗錢高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