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拜


英國剛發生恐攻,就動搖我去倫敦員工旅遊的信心,後來又密集發生倫敦橋上開車撞人事件,更是擊垮我的心防,顧不上同事們反對,出發英國前兩週,我喊停倫敦計劃,改飛杜拜。

但老板怎麼可以承認自己「膽小又怕死」呢?所以我安慰同事說,現在中東這麼熱鬧,我們應該去感受一下當地的「地緣政治」…,沒多久後有人吐槽,要說「地緣政治」也該去北韓啊,北韓離我們比較近…

北韓?這鳥地方不是比倫敦還危險?我當場氣得想讓這人永遠消失,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誰叫他不揣摩老板「膽小又怕死」的上意?

可千萬別以為杜拜只是個「有錢就任性」的城市,過去我一直以為杜拜靠賣石油為生,但根據杜拜交易所資料,以前年為例,石油才占了杜拜GDP的2%,反倒是貿易、運輸、金融、製造等想都想不到的領域,占了杜拜近70%的GDP,徹底顛覆我對杜拜的看法。

當地導遊說,從四十多年前杜拜挖到第一桶石油開始,當時的酋長,也就是今天杜拜領導人的爸爸,就知道石油總有挖完的一天,他規定石油收入中必須提撥一定比例從事其他建設,這才有了我們今天看到的杜拜,也就是說,杜拜是拿著挖石油賺的錢,擺脫對石油的依賴。

對這位老酋長我欽佩不已,人要有遠見很不容易,要在成功的時候仍保有遠見,這更不容易,老師常教失敗為成功之母,但商場上卻剛好相反,成功恰恰正是失敗之母,這些年看了太多台商黯然退場,背後的原因都是過去太成功了,緊抓著過去的成功不放,會讓自己看不見環境發生變化,也會讓自己忽視來自四面八方的警訊,現實生活裏,很少有老板在有錢、有實力、有龐大資源時,就和老酋長一樣戒慎恐懼地轉型。

成功不能複製,今天的成功並不代表以後就會一直成功,杜拜老酋長四十多年前早就知道,石油帶來的成功只是短暫的,老酋長不但沒有被成功沖昏頭,反而戰戰兢兢地努力把杜拜打造成今天的模樣,在杜拜那幾天,我真的學到,眼前的繁榮都是靠著老酋長不眷戀成功,總想著會失去的智慧,才能成就出今日的杜拜。

下次,再找不到非轉型不可的理由,那就去趟杜拜吧,你會在這座沙漠中的城市,找到老酋長不眷戀成功的智慧。

上一篇沉澱
下一篇值得的理由?